輪椅籃球屬於帕林匹克運動會的正式項目,國際比賽上只要領有殘障手冊或相關證明文件(限肢障,不限障礙的等級與部位)皆可參賽。
臺灣輪椅籃球運動的參與人數少,相對的也缺乏專業裁判人員,但在這樣相對匱乏的環境卻出了一位國際級專業裁判,不僅是亞洲區首位女性輪椅籃球裁判指導員,更是全球歷來最年輕的一位。
UNI-MAGAZINE特別邀請到謝淑妃老師接受訪問,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一路上她的心路歷程!



淑妃老師從小就非常喜歡運動,舉凡巧固球、田徑、拔河校隊都參與過,更曾於2004年代表臺灣遠征蘇格蘭參加世界拔河錦標賽。高中畢業後進入臺灣師大體育系,因緣際會接觸到了籃球裁判這份專業,起初抱持著嘗試看看的心情而學習,進而在這領域找到興趣與成就。

當時多數就讀師範體系畢業的學生都會選擇踏入教職,而淑妃老師卻走上了另一條路,裁判這份工作必須在高強度與緊迫的時間壓力下追求正確,對她來說非常刺激且富有挑戰,同時也兼具教職工作上教學與分享的特性,於是義無反顧的投入裁判工作的研究與精進


tug_of_war

(現職專業輪椅籃球裁判,曾經也是我國拔河代表隊選手。照片提供:謝淑妃)


謝淑妃老師:「當初主辦方跟我說5天的賽事我有3天的吹判機會,我只跟他們說『謝謝!我5天都會在!』」

由於臺灣幾乎沒有輪椅籃球的賽事,即使有,強度也遠低於國際賽事,因此要在國內做好在大型國際賽事執法的準備非常困難。

通常帕林匹克運動會的裁判人選會在世界錦標賽時評選決定,2014年世錦賽時由於缺乏高強度賽事的吹判經驗導致表現無法維持穩定,因而未能獲選2016年里約奧運。若想要前往2020東京奧運,2018年的世界錦標賽致關重要,而為了讓自己能在比賽時有穩定的表現,謝淑妃老師提前2周前往荷蘭與德國,參與歐洲輪椅籃球強權國家輪流舉辦的練習賽,不計付出也不求報酬,只為了能有更多吹判機會。兩周內總共執法17場的高強度賽事,比過往兩年間累積的場次都還多,也讓她在世界錦標賽時能有更穩定的表現,因此順利獲得提名前往2020東京奧運。


值得一提的是,在荷蘭參與練習賽吹判時認識了德國國家隊的教練,因為德國教練不曾在連習賽中看到東方臉孔的裁判便非常好奇的詢問淑妃老師,在理解原因後德國教練給予滿滿的讚許並說道:「球員會有這樣強度的訓練,裁判也需要有這樣強度的訓練才對!」


basketball_referee

(自費前往歐洲參與練習賽執法工作。照片提供:謝淑妃)



因為對於輪椅籃球裁判的喜愛,讓淑妃老師付出了大量的時間與努力在鑽研精進,也因此讓她晉升速度非常快速!

於2008年首次接觸輪椅籃球裁判領域,2010年便出隊廣州帕亞運執行吹判工作,更於2012年倫敦奧運時受國際輪椅籃球總會派任前往運動員最高殿堂帕林匹克運動會執法。


2012_london_olympic

2012便被派任倫敦帕奧輪椅籃球裁判。照片提供:謝淑妃)


喜歡分享也喜歡教學的謝淑妃老師,自2019年受國際輪椅籃球總會聘為裁判指導員(referee supervisor),也就是裁判員的老師,需要在國際賽中觀察裁判執法,記錄片段並與裁判討論檢討,同時對表現進行評分,作為國際輪椅籃球總會決定下一次國際賽事的裁判聘任依據。

這一屆全球共有24位指導員,而謝淑妃老師不僅是亞太地區第一位女性指導員,更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位。


referee_supervisor

2018年雅加達帕亞運,第一次在大型國際賽會擔任裁判指導員。照片提供:謝淑妃。)


談到裁判專業的部分,謝淑妃老師有非常多的特殊體驗能與大家分享,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18年在杜拜的輪椅籃球國際錦標賽,當時比賽組合是摩洛哥對戰土耳其,兩隊在國際輪椅籃球領域上並非強權隊伍,戰況非常膠著,在延長賽才分出勝負,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比賽結束後,土耳其的選手經由言語與肢體動作挑釁摩洛哥選手,雙方便開始大打出手,而第一位發現異狀的淑妃老師立刻衝入兩人之間將彼此推開,及時阻止了衝突。但這其實是非常危險的舉動,若是沒有順利將兩人推開,在運動專用輪椅的夾擠下,脛骨骨折可能會是最後的結果!

事後回想,淑妃老師也不知道自己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快,但應該是因為長時間都在籃球場上執法,對於選手的一舉一動非常敏銳,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去處理危機,她更笑說「誰說輪椅籃球不會有肢體衝突?輪椅籃球的張力也是很高的!」


 basketball_referee

(杜拜國際輪椅籃球錦標賽對淑妃老師來說是準備大型國際賽事的熱身賽。照片提供:謝淑妃)

 

UNI-MAGAZINE好奇地詢問了淑妃老師,是什麼樣的特質才能成為一位優秀的籃球裁判員? 對老師給了簡單明確的答案「心理素質、觀察力、抗壓性、人際關係」。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強壯的心理素質,裁判是一份追求正確的同時仍要多方考量賽事狀況的工作,無論是強度或層級如何,都需要能在當下做出快速正確的判決,若是沒有強健的心理素質,是無法支撐著自己不斷修正並追求進步的!

另外,裁判工作需要非常多的溝通與合作,無論是在場上裁判間的互相溝通協助,或是場下的情感連結,都是需要不斷的與人互動,如果能在人際關係上處理得當,在裁判路上會有所加分!


basketball_referee

(裁判工作需要大量的溝通!照片提供:謝淑妃。)

 

訪談的最後,謝淑妃老師語重心長地說道:「其實大家看待輪椅籃球的眼光都有點成見,其實這就只是一個不同種類的運動,完全不需要帶著憐憫的眼鏡來看待他們!」同時舉例在輪椅籃球的裁判規則裡有明確規定,若在比賽中有球員跌倒,裁判員是不得前往協助的,第一優先是由場上的隊友協助,若仍無法順利幫助球員復位,則需由裁判員暫停比賽後由教練或隊上其他成員來協助完成,但多數不理解的民眾卻會指責裁判員「見死不救」。


由於對這項運動的不了解才會有誤解與偏見,而淑妃老師也非常積極地想要幫助這項運動,除了持續精進自己的能力外,她也非常歡迎所有對於輪椅籃球裁判有興趣的人跟她連絡,只要真心想學,她就願意將她這些年所積攢的功力都傳授下去。

淑妃老師溫柔地說:「因為我就愛啊!」

basketball_referee

Eddy

UNI-MAGAZINE|為運動而生的數位媒體,每份專業與熱血都值得被看見。